九梢

山谷里再也不会有枪声了

【楼诚/ABO】天幕坠落

一个大写的现代黑帮AU,ABO



Chapter 1

大都市的夜生活向来比白日还要热闹,即使进入隆冬也丝毫未见改变,一个个店铺鳞次栉比,霓虹灯光影交错,使得有心人流连忘返,意犹未尽。

但是这世界上从来都是有光就会有影,有热闹就有寂静。

76号夜总会的后巷和每一个普通酒吧的后巷一样,向来都是杂物垃圾堆放的地方,尤其是夜晚,除了拾荒捡漏的流浪者之外一般没有人来此。

而此时却有人独自靠在后门外的墙上抽完整整两根烟,白雾混着烟圈萦绕了一片,直到一人拄着拐杖推门出来。

“阿诚你咋来了也不进去,干站在这儿吹冷风啊?”

被叫做阿诚的人随手在墙上捻灭火星,从墙角的黑暗里慢慢踱出,巷子尽头的霓虹灯光渐渐映出他脸侧的轮廓,色彩模糊又带着一点危险。

“我进得去?”他一点儿不客气狠拍了一记来人的后脑勺,“你他妈是不是猪脑子。”

来人疼得一愣,闻言狠狠往自己脸上掴了一巴掌给自己拍清醒,那声音阿诚听着都脸上发疼:“我又把这事儿给忘了,这次真不是故意的啊。”

阿诚不想接这茬儿,一低头点燃了第三根烟。梁仲春看不过去,一脸嫌弃地从他嘴里把那根烟薅下来:“少抽点吧,烟味儿再重也遮不住你身上那味儿。”

阿诚嘴上没有反驳,手上却一把从梁仲春手里抢过那根烟就要往他露在外面的皮肤上按灭。梁仲春眼疾手快躲了过去,满脸都是嫌弃和不耐烦,一副看神经病的眼神。

“行行行,有事说事,别跟我这儿发疯,我跟你说最好是大事啊,要不白为了你撂下里面一大摊子事我非得跟你急。”

“上面那位要见你算不算大事。”

“哪位?”

“还能哪位。”

梁仲春一时没反应过来,还以为自己听到了什么笑话,然后他看着阿诚严肃的脸,一个没收住给笑了出来。

“哎哟这位回来快四个月,居然愿意见我了。”

阿诚不想看他阴阳怪气的样子,烟叼在嘴里狠狠吸了一口,吞云吐雾道:“明天下午四点,我来接你还是你自己过去。”

“我疯了才会让你来接我。”

阿诚说完事一摆手隐回阴影里就要撤,梁仲春连忙拽住他:“哎等等等,别着急走啊。”

“还干什么?”

梁仲春“啧”了一声,使劲抬起眉毛,冲他挤眉弄眼:“你得先告诉我啊,上边天气怎么样?”

阿诚简直不想理他,一口烟全喷在梁仲春脸上,给梁仲春呛得咳嗽得直弯腰:“我只负责传信,我不负责天气预报。”

“我他妈……又……又不是不给你好处……个烟瘾疯子……”

阿诚掸了掸指间的烟灰,垂下眼睑思考一瞬,不肯退让:“你先说。”

“……就知道。”

梁仲春撑着拐杖直起腰,和阿诚交换情报的生意做多了,他也懒得讨价还价,只竖起一根手指向天指了指:“那位小少爷回来了。”

阿诚一时间没明白:“什么小少爷?”

“你是不是傻?”梁仲春一巴掌把阿诚拍在自己后脑勺那一下狠狠还了回去,“当然是上面那位。”

阿诚捂着被拍的后脑又想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直想揍梁仲春一顿:“你就不能好好说话,直说他弟回来了不成吗?”

“哎哟祖宗你小点声。”梁仲春连忙伸手捂住他嘴,看了看只有浅浅的霓虹光透进来的后巷,甚至还打开门看了一眼,确定周围除了他俩没有别人才放下心。阿诚一把把他的手撸下来,十分嫌弃:“你怎么胆子还这么小。”

“小心驶得万年船。”梁仲春指了指墙里面,一脸少见的真正经,“我可是刚知道就告诉你了,估计你是最早几个知道的。”

阿诚没接他的话茬,只想了想自己那位被称为“上面那位”的向来笑里藏刀的先生,冷笑一声。

“这小少爷怎么这时候回来了。”

“还能为什么。”梁仲春同样冷哼了声,“不用脑子想都知道,自从特高会一倒,那帮日本人死的死逃的逃,东城那一大片地方势力空了那么久,尤其还留着那三条说什么也绕不开的运毒渠道,谁看那块肥肉不眼红?”

“那跟小少爷回来有什么关系?”

“这你就不知道了,这个小少爷啊,是个当兵的。”

“军队?”

梁仲春直撇嘴:“金三角。”

阿诚了然。

金三角,当兵的——雇佣兵,以及雇佣兵身后的势力。上面那位这次盯着的恐怕可不仅仅是东城那片空地。

“我说完了,该你了。”

阿诚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你说上面那位?”

“对啊。”

“多云转阴,”他转身前狠狠拍了拍梁仲春的肩膀,“自求多福。”

 

走过办公区时阿诚就发现今天职员们的表情动作都不太对,窃窃私语几乎布满了这座大楼的每个角落,有几个不慎和阿诚的目光正对上,立刻就跟他错了开。

直觉第一时间给了阿诚不祥的预感,但该做的工作还是得做,刀山火海也不能躲。阿诚下意识摸了摸颈后,低头扫了一眼自己身上笔挺平整的西装,心里默念着自己要做的报告,深吸口气坐上直达电梯朝独占一层的总裁办公室而去。

然而甫一打开总裁办公室门,一股浓烈而强大的从没闻见过的alpha味道迎面而来,差点直接给阿诚撞出去。他慌忙定下神,迫使自己用最快的速度适应这股味道,才让自己在这间屋子里勉强站住脚。

待到他强迫自己在这种味道里保持住呼吸时才抬起头,意料之中的看到正对着自己坐在沙发上的男人。

这个男人一身纯黑,黑衣黑裤,脚上蹬一双黑色马丁靴,交叉斜搭在面前茶几上的双腿又长又直。双手垫在脑下地枕在沙发背上,听见阿诚进来的动静时抬头看过来,露出的面容除了帅气还诡异的带些孩子气似的年轻。

这人看上去颇吊儿郎当,但周身的气场和信息素里分明夹杂着与生俱来的警惕与血腥的煞气,以及硝烟的味道。

一个典型的兵痞子。

阿诚当然不傻,只直直看着他,绝不会先开口。

这人见阿诚进来倒是一愣,放下双腿,随后似乎想到什么般,身体微微前倾,双肘撑在双膝上,表情中的深意让阿诚捉摸不透:“看来你就是阿诚哥了?”

阿诚实在没料到这个开场白,一时竟没反应过来:“啊?”

这人一脸和信息素味道完全相反的无辜:“你不是阿诚吗?”

“是我,我……不,你是?”阿诚眼睛一眯,立刻镇定下来反问回去。闻言这人露出感兴趣的眼神,起身瞬间凑到阿诚面前,让阿诚根本来不及招架:“你不认识我?”

阿诚双腿不由自主地发软。

本就浓郁的信息素味道随着这人的靠近愈发浓重,身上的每个毛孔似乎都被刺激得大张开,后颈上的皮肤更是剧烈的刺疼着,阿诚明明感觉到掩盖在那块皮肤之下的血液在沸腾,却似是要翻滚着一寸寸冰冻住他的身体,又像是就要穿破他的身体爆发出来。

而眼前这人却还不依不饶地凑到他耳边,沉声道:“你真不认识我?我是……”

“明台。”

突然插入的另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话。

屋子里的空气有一瞬间的停滞。阿诚却闭了闭眼,心道救场的终于来了。

明台被强行打断话也没有恼,只随意看了来人一眼,一转身越过茶几坐回沙发上。

“少趁我不在跟阿诚乱套近乎。”来人沉声道。

明台故意翻了个大白眼给他看。

一跟明台拉开距离不管是信息素味道还是性别带来的压迫都淡了下去,阿诚心里一松,双腿一软差点就要跪下去。来人不着痕迹地扶了一把他的腰,在阿诚下意识朝他看去时又捏了他后腰一把示意别乱动。

阿诚顿悟他的意思,垂下视线,面上保持着不卑不亢,脑中高速运转着。

这个人身上从来都是干干净净什么味道都没有,阿诚给他做了三个月的高级秘书硬是无法确定他的性别,而此时他出现在明台极具攻击性的信息素包围中却丝毫不受影响,甚至给阿诚带来一股强大有力的支撑感。

而此时,他更是连看明台一眼都懒得看,面色语调一如往常:“别不服,以后你零花都归阿诚管。”

勉强站稳身体的阿诚和正在剥橘子的明台同时一愣:“什么?”

明楼根本不理二人,自顾自一边翻看着文件一边走向办公桌,一身经典款手工裁制纯黑西装完美勾勒出他的身形。

“今天行程。”

阿诚一听明楼说起正事,连忙收敛心思,划开手里的平板:“十五分钟后有董事会例行会议,十点半要出席一个剪彩仪式,十二点和汪曼春小姐在希斯利餐厅吃午饭,下午四点梁仲春会来见您。”

“等等,你中午要见汪曼春?”明台语气强硬,毫不客气,“你还敢和汪家打交道,不怕大姐打断你的腿?”

“只要你不告诉大姐,我的腿就能完好无损。”

明楼在办公桌后坐定,摆手示意阿诚可以离开。阿诚强撑着一口气挺直身体向明楼和明台点头示意,随即迅速转身离开。

待到他一关上门,明楼“啪”地一下阖上文件夹,明台也收起了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望着门的眼神蓦然变得幽深微妙。

“没想到你好这口。”

“我自认比你口轻。”

“别说,还真挺香的。”说着明台露出了一个真切的笑容,明楼不为所动。

“这屋里就咱们两个,把你的信息素收起来,还摆给谁看。”

明台似是无辜地睁大眼,但仍听话地收起了信息素,只道:“能在我的信息素里撑这么久,你看得上的果然不是一般人。”

明楼只笑了笑,高深莫测,不置可否。明台了解明楼不想说的事自己定是一个字都问不出来,也不为难自己,及时换了话题。

“还有梁仲春……”明台拉长了语调,挑挑眉,“你要插手76号?”

明楼抬眼看他,并不回答。

看着明台一脸了然的表情,明楼只好屈起手指敲了敲桌子,示意他别多想。

“下午别跟我这儿泡着了,想见谁就去。别以为自己还没长大,做什么事都要提前跟我汇报一遍。”

这一句激得明台差点掏出腿上的MK23就要顶在明楼脑门上,不过总算他还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就算从金三角鬼门关转了一圈回来也一样打不过这个在办公室里坐了这么久的男人。

最重要的是,明楼说的是实话。只是……

“放心,我不会去见的。”明台把最后一瓣橘子扔进嘴里,狠狠撕咬。

“惊喜这种东西,总是要留到最后才有意思。”

 

评论(35)
热度(1574)

© 九梢 | Powered by LOFTER